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小鱼儿马会开奖结果 > 大凌 >

《明史 袁崇焕传》的译文

发布时间:2019-08-05 21:15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袁崇焕,字元素,东莞人。万历四十七年进士,授官邵武知县。为人正气凛然有胆略,喜欢谈论军事。遇到老兵和退伍的士卒,就与他们谈论边塞上的事,通晓那里要塞的情形,以有处理边防事务的才能自许。

  天启二年正月,御史侯恂请求破格任用他,于是提升为兵部职方主事。没有多久,广宁的军队溃败,朝廷商议扼守山海关,崇焕就单骑出朝巡视关内外。

  部中失去袁主事,很惊讶,家中人也不知他到什麽地方去了。不久,回到朝廷,详细陈说关上的形势。说:“给我军马钱粮,我一个人就足以守住这个地方。”朝廷官员更加称赞他的才能,就越级提升为佥事,监督关内外的军队,调发官库金钱二十万,让他招募士兵。

  十三山有难民十余万,长久遭围困不能出来。大学士孙承宗巡视边防,崇焕请求:“带领五千人驻扎宁远,以此壮大十三山的声势,另外派骁勇的将领去援救。宁远离山二百里,方便就进兵占据锦州,否则就退守宁远,为什么不把十万人放在心上。”

  承宗与总督王象乾商议。象乾认为关上的军队正丧失士气,建议调动插汉部保护关口的三千人前往。承宗认为是对的,告诉在晋。在晋竟然不能援救,众人于是被消灭,逃脱归来的仅六千人而已。等到承宗驳回修筑城墙的建议,召集将吏商量驻守的地方。

  阎鸣泰主张守觉华,崇焕主张守宁远,在晋及张应吾、邢慎言持反对的意见,承宗最终主张采用崇焕的建议。不久,承宗镇守关门,更加倚重崇焕。

  崇焕对内安抚军民,对外整顿边防守备,功绩卓著。崇焕曾查核到虚报名额的队伍,立刻斩杀一个校官。承宗发怒说:“监军可以擅自杀人吗?”崇焕叩头认罪,他敢于执法就像这样。

  崇焕起初议和,朝中不知道,等到上奏报告,皇上下优旨表示准许,后来认为不是办法,频频降旨劝阻禁止。崇焕想藉议和兴复原来的疆域,坚持更为有力。而朝鲜及文龙遭大清兵进攻,谏议官因此说是和议所招致的。

  文龙既已死去,才过了三个月,我大清兵数十万人分路进入龙井关、大安口,而崇焕刚听到变故就奔赴千里救援,自认为有功无罪。然而京城的人突然遭到敌人进攻,埋怨诽谤纷纭而起,说崇焕纵容敌人拥兵自重。

  朝中人士因为以前崇焕提过通和的建议,诬蔑他勾引敌人胁迫议和,将在敌军临城时签订盟约。皇上听到很多,不能没有疑惑。适逢我大清设离间计,说与崇焕秘密订有条约,让被抓获的宦官知道,暗地放他逃走。那个人奔回告诉皇上,皇上毫不怀疑地相信了。

  十二月初一再次召对,于是捆绑起来关入大牢。司法部门判崇焕图谋叛逆。三年八月就在闹市把崇焕凌迟处死。兄弟妻儿流放三千里,抄没他的家产。崇焕没有儿子,家里也没有多余的财产,天下人都为他感到冤枉。

  袁崇焕,字元素,东莞人。万历四十七年进士。授邵武知县。为人慷慨负胆略,好谈兵。遇老校退卒,辄与论塞上事,晓其厄塞情形,以边才自许。

  天启二年正月,御史侯恂请破格用之,遂擢兵部职方主事。无何,广宁师溃,廷议扼山海关,崇焕即单骑出阅关内外。部中失袁主事,讶之,家人亦莫知所往。已,还朝,具言关上形势。曰:“予我军马钱谷,我一人足守此。”廷臣益称其才,遂超擢佥事,监关外军,发帑金二十万,俾招募。

  寻令赴前屯安置辽人之失业者,崇焕即夜行荆棘虎豹中,以四鼓入城,将士莫不壮其胆。在晋深倚重之,然崇焕薄在晋无远略,不尽遵其令。

  十三山难民十余万,久困不能出。大学士孙承宗行边,崇焕请:“将五千人驻宁远,以壮十三山势,别遣骁将救之。宁远去山二百里,便则进据锦州,否则退守宁远,奈何委十万人置度外?”承宗谋于总督王象乾。象乾以关上军方丧气,议发插部护关者三千人往。

  承宗以为然,告在晋。在晋竟不能救,众遂没,脱归者仅六千人而已。及承宗驳重城议,集将吏谋所守。阎鸣泰主觉华,崇焕主宁远,在晋及张应吾、邢慎言持不可,承宗竟主崇焕议。

  已,承宗镇关门,益倚崇焕。崇焕内拊军民,外饬边备,劳绩大著。崇焕尝核虚伍,立斩一校。承宗怒曰:“监军可专杀耶?”崇焕顿首谢,其果于用法类此。

  崇焕初议和,中朝不知。及奏报,优旨许之,后以为非计,频旨戒谕。崇焕欲藉是修故疆,持愈力。而朝鲜及文龙被兵,言官因谓和议所致。文龙既死,甫逾三月,大清兵数十万分道入龙井关、大安口。

  崇焕甫闻变即千里赴救,自谓有功无罪,然都人骤遭兵怨,谤纷起,谓崇焕纵敌拥兵。朝士因前通和议,诬其引敌胁和,将为城下之盟。帝颇闻之,不能无惑。会我大清设间,谓崇焕密有成约,令所获宦官知之,阴纵使去。

  其人奔告于帝,帝信之不疑。十二月朔,再召对,遂缚下诏狱。法司坐崇焕谋叛,三年八月。遂磔崇焕于市。兄弟妻子流三千里,籍其家。崇焕无子,家亦无余赀,天下冤之。

  《明史》是二十四史中的最后一部,共三百三十二卷,包括本纪二十四卷,志七十五卷,列传二百二十卷,表十三卷。它是一部纪传体断代史,记载了自明太祖朱元璋洪武元年(公元1368年)至明思宗朱由检崇祯十七年(公元1644年)二百多年的历史。

  清朝顺治二年(公元1645年)设立明史馆,纂修明史,因国家初创,诸事丛杂,未能全面开展。康熙四年(公元1665年),重开明史馆,因纂修《清世祖实录》而停止。

  康熙十八年(公元1679年),以徐元文为监修,开始纂修明史。于乾隆四年(公元1739年)张廷玉最后定稿,进呈刊刻。从第一次开馆至最后定稿刊刻,前后经过九十多年,是官修史书历时最长的一部。

  袁崇焕袁崇焕生于万历十二年(1584年)卒于崇祯三年(1630年),享年46岁。

  袁崇焕万历四十七年(1619年)中进士,后通过自荐的方式在辽东边关任职,得到孙承宗的器重镇守宁远。在抗击清军(后金)的战争中先后取得宁远大捷、宁锦大捷,但因为不得魏忠贤欢心辞官回乡。

  明思宗朱由检即位后袁崇焕得以重新启用,于崇祯二年(1629年)击退皇太极,解京师之围后,魏忠贤余党以“擅杀岛帅(毛文龙)”、“与清廷议和”、“市米资敌”等罪名弹劾袁崇焕,皇太极又趁机实施反间计。

  崇祯三年(1630年)八月,袁崇焕被朱由检认为与后金有密约而遭凌迟处死,家人被流徙三千里,并抄没家产,实则家无余财。

  袁崇焕虽为抗清名将,但也是一位争议较大的人物。有《袁督师遗集》存世,今人辑有《袁崇焕集》。

  袁崇焕,字元素,东莞人。万历四十七年进士,授官邵武知县。为人正气凛然有胆略,喜欢谈论军事。遇到老兵和退伍的士卒,就与他们谈论边塞上的事,通晓那裏要塞的情形,以有处理边防事务的才能自许。

  天启二年正月在京城朝见,御史侯恂请求破格任用他,於是提升为兵部职方主事。没有多久,广宁的军队溃败,朝廷商议扼守山海关,崇焕就单骑出朝巡视关内外。部中失去袁主事,很惊讶,家中人也不知他到什麽地方去了。不久,回到朝廷,详细陈说关上的形势。说:“给我军马钱粮,我一个人就足以守住这个地方。”朝廷官员更加称赞他的才能,就越级提升为佥事,监督关内外的军队,调发官库金钱二十万,让他招募士兵。当时关外地区全被哈剌慎诸部落所占据,崇焕就驻守在关内。没有多久,诸部落接受招抚,经略王在晋命令崇焕迁移驻守中前所,监督参将周守廉、游击将军左辅的军队,经营管理前屯卫的事务。旋即受令赶赴前屯安置辽人中的失业者。崇焕当即夜间行进在荆棘虎豹之中,在四更天入城,将士没有人不认为他的胆气雄壮。在晋深深地倚重他,上本题奏任为宁前兵备佥事。然而崇焕鄙薄在晋没有远大的谋略,不全遵守他的命令。等到在晋建议在八里铺修筑城墙,崇焕认为不是策略。争辩无用,上书给首辅叶向高。

  十三山有难民十余万,长久遭围困不能出来。大学士孙承宗巡视边防,崇焕请求:“带领五千人驻扎宁远,以此壮大十三山的声势,另外派骁勇的将领去援救。宁远离山二百里,方便就进兵占据锦州,否则就退守宁远,为什麽把十万人置之度外。”承宗与总督王象乾商议。象乾认为关上的军队正丧失士气,建议调动插汉部保护关口的三千人前往。承宗认为是对的,告诉在晋。在晋竟然不能援救,众人於是被消灭,逃脱归来的仅六千人而已。等到承宗驳回修筑城墙的建议,召集将吏商量驻守的地方。阎鸣泰主张守觉华,崇焕主张守宁远,在晋及张应吾、邢慎言持反对的意见,承宗最终主张采用崇焕的建议。不久,承宗镇守关门,更加倚重崇焕。崇焕对内安抚军民,对外整顿边防守备,功绩卓著。崇焕曾查核到虚报名额的队伍,立刻斩杀一个校官。承宗发怒说:“监军可以擅自杀人吗?”崇焕叩头认罪,他敢於执法就像这样。

  三年九月,承宗决定驻守宁远。佥事万有孚、刘诏极力劝阻,不听,命令满桂偕同崇焕前往。起初,承宗命令祖大寿修筑宁远城,大寿猜想朝廷因路远不能守卫,仅修筑了十分之一,并且粗疏单薄不合规格。崇焕於是定下规格:城高三丈二尺,城上女墙高六尺,城基宽三丈,城上宽二丈四尺。大寿与参将高见、贺谦分别监工。次年完工,就成为关外重镇。满桂是良将,而崇焕勤於职守,誓与城同存亡;又善於安抚,将士乐於为他们尽力。由此商旅会聚,流亡移民集结,远近的人望为乐土。遭逢父丧,要他减少守丧期间的哀痛留任办公。四年九月偕同大将马世龙、王世钦率领水陆马步军一万二千,往东巡视广宁,拜谒北镇祠,经过十三山,抵达右屯,就由水路在三岔河乘船而回。不久因五防论功,晋升兵备副使,再进升右参政。

  崇焕往东巡视,请求就便恢复锦州、右屯诸城,承宗认为时机不许可,於是停止。到五年夏,承宗与崇焕计划,派遣将领分别占据锦州、松山、杏山、右屯及大小凌河,修缮城郭居住其中。从此宁远暂且成为内地,开辟疆土又有二百里。十月,承宗罢丅免,高第来代替,说关外必不可守,命令全部撤除锦、右诸城防守器具,把那裏的将士移往关内。监督屯田通判金启家上书崇焕说:“锦、右、大凌三城都是前锋要地。倘若收兵撤退,已经安定的人民就要再次迁徙流亡,已得到的疆土再次沦没,关内外能经得起几次退守啊!”崇焕亦极力争辩不可,说:“兵法上有进无退。三座城已经恢复,怎麼能轻易撤退。锦、右动摇,那麽宁、前就会震惊,关门也失去保障。如今只要选择良将把守,必定没有其他的忧虑。”高第意志坚决,并且要一同撤除宁、前二城。崇焕说:“我是宁前道,在这儿做官,应当死在此地,我决不离去。”高第无法为难他,就撤除锦州、右屯、大小凌河及松山、杏山、塔山的守备器具,尽数驱逐屯守的士兵入关,丢弃米粟十余万。死亡遍地,哭声震野,人民怨愤而军队更加不振。崇焕於是乞求回家守满丧期,不允许。十二月晋升按察使,办理公事和原先一样。

  我大清知道经略容易对付,六年正月发动大军西渡辽河。二十三日抵达宁远。崇焕听说,就偕同大将满桂,副将左辅、朱梅,参将大寿,守备何可刚等聚集将士誓死守卫。崇焕更刺破皮肤用血写成文书,用忠义激励大家,为他们下拜,将士都请求以死效力。於是全部焚毁城外民居,携带防守器具入城,清除田野来等待敌人。命令同知程维模追查奸细,通判启倧整备守卫士兵的食粮,清除道上的行人。发文命令前屯守将道率教、山海守将杨麒,将士逃到这裏全部斩杀,人心方始稳定。次日,大军进攻,顶着盾牌挖城,弓箭石块不能击退。崇焕令闽卒罗立发西洋巨炮,击伤城外军队。次日,再攻,再次被击退,包围於是解除,而启倧也因为点燃大炮而死。

  启倧出身於小吏,任官经历,主持奖赏功劳的事务,勤勉有志节。承宗器重他,任用为通判,查核兵马钱粮,监督修城工程,处理军民诉讼,大得人心。死后,赠光禄少卿,世代荫袭锦衣卫试百户。

  起初,朝中接到警报,兵部尚书王永光广泛召集朝廷大臣商议攻战和守卫,没有好的计策。经略高第、总兵杨麒都带着部队在关上,不去救援。朝廷内外说宁远必定不能守住。等到崇焕用文书上报,整个朝廷大喜,立刻提升崇焕任右佥都御史,发诏书奖励,满桂等人增加官阶不等。我大清刚解除包围,分兵数万夺取觉华岛,杀参将金冠等人及军民数万。崇焕刚保全城池,力尽不能救援。高第镇守关门,大反承宗的政务,打击污辱诸将,诸将都人心叛离。对待杨麒就像偏将裨将,杨麒来到,被他的士卒所侮辱。到这时候因不去援助获罪,高第、杨麒并被剥夺官职离去,而以王之臣代替高第,赵率教代替杨麒。

  我大清兴兵,所到之处无不摧毁击破,诸将不敢议论攻战防守。议论攻战防守,自崇焕开始。三月再次设置辽东巡抚,用崇焕担任此职。魏忠贤派遣他的党羽刘应坤、纪用等人出朝镇守。崇焕上疏抗争劝阻,不采纳。论功,加兵部右侍郎,赏赐银币,世代荫袭锦衣卫干户。

  崇焕既已解围,意志渐渐骄横,与满桂不和,请求将他调到别处镇守,於是召满桂回朝。崇焕因为之臣上奏挽留满桂,又与他不和。朝中顾虑坏事,命之臣专门督率关内,把关外交给崇焕,以关为界划地而守。崇焕忧虑朝廷大臣猜忌自己,上言:“陛下把关内外分别交给二臣负责,用辽人守辽地,一边守卫一边攻战,一边筑城一边屯垦。屯垦的收入,可以逐渐减少海运。大致以坚壁清野为根本,以趁机攻击敌人空隙为具体的效用。攻战虽然不足,守卫则有余;守卫既有余,攻战没有不足的。但是勇猛攻敌,敌人必定仇恨;奋勇立功,众人必定忌恨。任劳就必定招怨,获罪才可以有功。怨不深就功劳不卓著,罪不大就功劳不能成就。诽谤的奏章文书装满了箱子,坏话每日都听得到,自古就已经如此,只有圣明的皂上与朝廷大臣相始终。”皇上降优旨褒奖答覆。

  那一年冬天,崇焕偕同应坤、纪用、率教巡视锦州、大小凌河,计议大兴屯田,逐渐恢复高第所丢弃的原有疆土。忠贤与应坤等都因此使其子孙或后人荫袭锦衣,崇焕所承荫的官职提升为指挥佥事。崇焕就说:“辽东的败坏,虽然是人心不稳固,也因为失去了有形的险要,没有东西可用来坚固人心。部队不利於野战,只有依凭坚固的城墙使用大炮一种方法。如今山海关的四座城池已经修复一新,应当再修松山诸城,轮值的军队四万人,缺一不可。”皇上回答表示听从。原先,八月中旬,我太祖高皇帝去世,崇焕派遣使者吊唁,并且以此窥探对方的虚实。我太宗文皇帝派遣使者报答,崇焕想议和,把书信交使者带去回报。我大清兵将征讨朝鲜,想藉此阻止他的部队行动,可以一心南下。七年正月再派遣使者答覆他,於是大举兴兵渡过鸭绿江向南征讨。朝廷议论因为崇焕、之臣互相不服,召之臣回朝,废除经略不再设立,把关内外全都交给崇焕,与镇守的宦官应坤、纪用一起根据情况灵活办事。崇焕决意恢复疆土,就乘着大军出动之际,派遣将领修缮锦州、中左、大凌三城,同时再派遣使者带着书信议和。适逢朝鲜和毛文龙同时告急,朝廷命令崇焕发兵救援。崇焕用水师支援文龙,又派左辅、赵率教、朱梅等九员将领带着精兵九千先后逼近三岔河,作牵制敌军的态势,可是朝鲜已被大清所征服,诸将就撤回。

  崇焕起初议和,朝中不知道,等到上奏报告,皇上下优旨表示准许,后来认为不是办法,频频降旨劝阻禁止。崇焕想藉议和兴复原来的疆域,坚持更为有力。而朝鲜及文龙遭大清兵进攻,谏议官因此说是和议所招致的。四月,崇焕上言:“关外四城虽纵深连绵二百里,北面靠山,南面临海,宽广仅四十里。如今屯兵六万,商人平民数十万,地域狭隘人口稠密,哪裏去得到食粮?锦州、中左、大凌三城,修筑一定不可停止。已经迁移商人平民,广泛屯垦耕种。倘若城不完备而敌人来临,势必要撤退,是放弃就要到手的成功。所以乘着敌人在江东有事,姑且以议和的说法去稳住他。等敌人知道,三城已筑完,攻战守卫又在关门四百里外,更加固若金汤了。”皇上降优旨回答知道。

  当时率教驻扎锦州,保护土木建筑工程。朝廷命尤世禄来代替,又以左辅为前锋总兵官,驻在大凌河。世禄未到,左辅未进入大凌河,五月十一日大清兵直接抵达锦州,四面合拢包围。率教偕同宦官纪用闭城防守,又派遣使者议和,想缓和敌军的攻势以等待救援。使者往返三次不能决定,围攻更加紧急。崇焕因为宁远的部队不可调动,选择精骑四千,命令世禄、大寿率领,绕到大军的后面展开决战。另外派遣水师往东出发,进行牵制。并且请求调动蓟镇、宣、大的部队,往东来保护关门。朝廷已命令山海满桂移驻前屯,三屯孙祖寿移驻山海,宣府黑云龙移驻一片石,蓟辽总督阎鸣泰移驻关城;又调动昌平、天津、保定的部队奔赴上关;发文命令山西、河南、山东掌握地方军政的封疆大吏整顿部队听候调遣。世禄等人将出发,大清已於二十八日分兵奔赴宁远。崇焕与宦官应坤、副使毕自肃督率将士登上城楼防守,在濠沟内排列阵营,用炮远距离轰击。而满桂、世禄、大寿在城外大战,士兵多死亡,满桂身中数箭。大军亦随即主动撤离,增添兵力攻打锦州。因为天气湿热不能攻克,士卒多损失伤亡,六月五日也主动撤回,顺便毁坏大小凌河二城。当时称为宁、锦大捷,满桂、率教的功劳居多。忠贤因而使他的党羽论劾崇焕不救锦州是精神颓靡,崇焕就乞求退休。朝廷内外正争相歌颂忠贤,崇焕不得已,也请求建忠贤生祠,但始终不为忠贤所喜欢。七月就允许他回家,而以王之臣代他为督师兼辽东巡抚,驻守宁远。等到论功,文武增加官阶赐荫袭子孙的有数百人,忠贤的孙子也封为伯爵,而崇焕只增加一级官阶。尚书霍维华不平,上疏乞求辞去荫袭子孙的赏赐,忠贤也不许。

  没有多久,熹宗崩。庄烈帝即位,忠贤被处死,削夺诸冒功者的官职。朝廷大臣争着请求召回崇焕,那一年十一月提升为右都衔史,管理兵部因需缺而预补的左侍郎的事务。崇祯元年四月任命以兵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,督率蓟辽的部队、兼督察登、莱、天津的军务,有关部门催促他上路。七月,崇焕进入京城,先上奏陈述军事。皇上在平台召见他,慰劳十分周到,询问计划谋略勺对答说:“计划谋略已详细写在奏疏中。臣受到陛下特别的眷念,愿给以根据实际情况灵活办事的权力,共计五年,全部辽地可以恢复。”皇上说:“恢复辽,朕不吝啬封侯的赏赐。你努力解救天下倒悬之苦,你的子孙也会受到它的好处。”崇焕叩头谢恩。皇上退下稍为休息,给事中许誉卿问五年收复辽地的策略。崇焕说:“皇上心裏焦急忧虑,不过是用这句话来安慰他罢了。”誉卿说:“皇上英明,怎麽可以随便应对。他日按照期限追求成效,怎麽办?”崇焕懊恼的样子好像失去了什麼。过了一会儿,皇上出来,就上奏说:“东边的事情本就不容易结束。陛下既然委托给臣,臣怎麽敢推辞这艰难的任务。但是五年内,户部转运军饷,工部供应器械,吏部用人,兵部调兵选将,必须朝廷内外事事配合,才能有所成功。”皇上为此命令四部的大臣,按照他的话办。

  崇焕又说:“以臣的能力,控制整个辽地有余,但要使所有的人满意则不足。一离开京城,就成为相隔万里。忌恨才能妒嫉功劳,难道就没有这样的人。即使不依凭权力来牵制臣,也能通过发表意见来扰乱臣的计谋。”皇上起立倾听,告诉他说:“你不要疑虑,朕自有主意。”大学士刘鸿训等请收回之臣、满桂的尚方宝剑,把它赐给崇焕,给以根据实际情况灵活办事的权力。皇上都听从了,赏赐酒食后崇焕退出。崇焕因为在此以前熊廷弼、系承宗都被人排挤陷害,不得完成他们的志愿,上言:“恢复辽地的计策,不外乎臣往年所提出的以辽人守辽土,以辽土养辽人,防守是正规的策略,攻战是变通的策略,和议是辅助策略的说法。执法在循序渐进而不在突变猛进,在追求实效而不在贪图虚名。这是臣与诸边防官员所能做到的。至於选择用人的入,与被人用的人,都是皇上掌握其中的关键。怎麽才能用人而不三心二意,相信而不怀疑?大致驾驭边防大臣与朝廷大臣不同,军中可惊可疑的事特别多,只应当谈论成败的大局,不必摘取一言一行的细小过失。事情的责任既然重大,招致怨恨实在多。各种有利於边疆的事情,都是不利於自身的。况且谋取敌人急,敌人亦从而离间,因此作边疆的大臣很难。陛下爱护臣了解臣,臣何必过於疑虑惧怕,但心中有所危惧,不敢不告诉。”皇上发优诏答覆,赏赐蟒袍玉带、银币,上疏推辞蟒袍玉带不接受。

  这一月,川、湖戍守宁远的士兵,因为四个月短缺军饷大为骚动,其余十三营起而响应,把巡抚毕自肃、总兵官朱梅、通判张世荣、推官苏涵淳绑在谯楼上。自肃伤重,兵备副使郭广刚到,用身体保护自肃,搜集了抚恤赏赐和钱库的二万金来散发,不能满足,借贷商人市民凑足五万,事情才解决。自肃上疏认罪,奔中左所,上吊自杀。崇焕在八月初到关,听到事变急速赶来与郭广密谋,宽宥首恶杨正朝、张思顺,下令逮捕十五人在闹市处死,斩杀知道阴谋的中军吴国琦,责罚参将彭簪古,贬谪都司左良玉等四人。调正朝、思顺前锋部队立功,世荣、涵淳因为贪脏酷虐招致变乱,亦加以驱逐。只有都司程大乐一营不参加变乱,特为奖励。一方才安宁。关外大将有四五人,事情多受牵制。后规定设二人,以朱梅镇守宁远,大寿仍驻守锦州。到这时朱梅将离任,崇焕请将宁、锦合为一镇,大寿仍驻守锦州,提升中军副将何可刚为都督佥事,代替朱梅驻守宁远,而调蓟镇的率教到关门,关内外只设两员大将。因而极力称赞三人的才能,说:“臣自定五年的期限,专靠这三人,必当与臣始终在一起。到期没有成效,臣亲手杀死三人,而自己到刑部就死。”皇上许可,崇焕就留守宁远。自肃已死,崇焕请求停设巡抚。等到登莱巡抚孙国桢罢丅免,崇焕又请求免去不设。皇上亦回答可以。哈剌慎三十六家向来接受安抚赏赐,后来被丅插汉所逼迫,并且年成不好发生饥荒,有叛变的志向。崇焕召他们到边塞,亲自安抚慰劳,都听从命令。二年闰四月论春秋两季防守的功劳,加官太子太保,赏赐蟒衣、银币,子孙荫袭锦衣卫千户。

  崇焕一开始接受任命,就要诛杀毛文龙。文龙,仁和人。以都司的官衔支援朝鲜,在辽东逗留。辽东丢失,从海道逃回,乘虚袭击杀死大清镇江的守将,上报巡抚王化贞,而不报经略熊廷弼,两人开始有隔阂。掌握国家大事的人支持化贞,於是授文龙总兵的官职,经累次提升做到左都督,挂将军的印信,赏赐尚方宝剑,在皮岛设立军镇就像内地一样。皮岛也称为东江,在登、莱的大海之中,绵延八十里,不生草木,远离南岸,靠近北岸,北岸海面八十里就抵达大清的边界,它东北的海面就是朝鲜。岛上的士兵本是河东的居民,自从天启元年河东失陷,居民多逃到岛中。文龙招纳岛上的居民为士兵,分布放哨的船只,联结登州,作互相声援的打算。朝中加以肯定,皮岛的事端由此兴起。

  四年五月,文龙派遣将领沿鸭绿江翻越长白山,侵入大清国东面一角,被守将击败,部众全被歼灭。八月派兵从义州城西渡江,进入岛中屯田。大清守将发觉,暗地发兵袭击,斩首五百余级,岛中粮食全被焚毁。五年六月派兵袭击耀州的官屯寨,失败而回。六年五月派兵袭击鞍山驿,丧失士兵一千多。过数日又派兵袭击撤尔河,进攻城南,被大清守将所击退。七年正月,大清兵征伐朝鲜,一并打算剿灭文龙。三月,大清兵攻克义州,分兵夜间在铁山攻击文龙。文龙失败,逃归岛中。当时大清厌恶文龙在后面追踪,所以导致征讨朝鲜,以它援助文龙作为用兵的理由。

  看文龙居住东江,形势虽然足以牵制对方,但他本人原来就没有远大的谋略,每到一处总是失败,而每年耗费的军饷没法计算;并且专门从事广泛招徕商贾,贩运贸易违禁物品,名义上支援朝鲜,实际上是阻拦出塞,没有事就以贩卖人参布匹为业,有事亦很少派得到他的用处。工科给事中潘士闻弹劾文龙耗费军饷滥杀投降的人,尚宝卿董茂忠请求撤换文龙,让他到关、宁带兵凸兵部议定不可,而崇焕心裏讨厌他,常上疏请派遣兵部官员去督理军饷。文龙厌恶文官监视控制,上疏抗争辩驳,崇焕不高兴。到文龙来拜谒,以宾客的礼节来接待他,文龙又不谦让,崇焕杀他的打算更坚决。

  到这时,就以阅兵为名,浮行海上抵达双岛,文龙前来相会。崇焕与他设宴聚饮,常常到半夜,文龙没有觉察崇焕的来意。崇焕提议更改军营制度,设置监察官员,文龙露出不高兴的神色。崇焕用回乡来打动他,文龙说:“向来有这个意思,但只有我知晓东面的事务,东面的事情了结,朝鲜衰弱,可以袭击而占有。”崇焕愈加不高兴。在六月五日邀请文龙观看将士射箭,先在山上设置帐篷,命令参将谢尚政等埋伏士兵在帐篷之外。文龙到,他部下的士卒不得入内。崇焕说:“我早晨走,公担当海外的重托,受我一拜。”互相拜毕,登山。崇焕问随从官员姓名,多姓毛。文龙说:“这些都是我的孙子。”崇焕笑,因而说:“你们在海外长久劳累,每月禄米只有一斛,说来痛心,也受我一拜,请为国家尽力。”众人都叩头道谢。

  崇祯接着责问文龙违反命令的几件事,文龙争辩。崇焕脸色严厉地斥责他,下令夺去冠帽玉带捆绑起来,文龙还倔强不服。崇焕说:“你有十二条该斩首的罪状,知道吗?祖宗体制,大将在外面,一定要命令文臣监督。你独断控制一方,军马钱粮不接受查核,一当斩首。臣子的罪没有大於欺君的,你的奏报全是欺骗,杀降附的人和逃难的百姓冒领功劳,二当斩首。臣子不能叛逆作乱,叛逆作乱必当诛杀。你上奏有在登州牧马取南京易如反掌的话,大逆不道,三当斩首。每年饷银数十万,不拿来发给士兵,每月只散发三斗。半米,侵占盗窃军粮,四当斩首。在皮岛擅自开放以货物交换马匹的市场,私通外国番邦,五当斩首。部将数千人都假冒自己的姓氏,副将以下滥发任命的文书上千名,差役、轿夫都佩带金印紫绶,六当斩首。自宁远返回,抢劫商船,自己作盗贼,七当斩首。强取民间子女,不知道有限度,部下仿效,人们在家不安宁,八当斩首。驱使难民远去盗窃人参,不服从就饿死,岛上白骨如密生的草,九当斩首。装运金银到京城,拜魏忠贤为父,在岛中塑他戴着垂挂玉珠的皇冠的雕像,十当斩首。铁山的失败,丧失军队无数,掩盖失败反以为功劳,十一当斩首。建镇八年,不能收复寸土,徘徊观望善敌为患,十二当斩首,”列数完毕,文龙丧魂落魄不能说话,只是叩头乞求饶恕。崇焕召集告诉他的部将说:“文龙的罪状应当斩首吗?”众人都惶恐害怕唯唯应诺。其中有称赞文龙几年劳苦的,崇焕斥责他说:“文龙一个平民罢了,官至极品,全家封官荫袭,酬劳足够了,为什麽狂悖忤逆像这个样子!”於是叩头请圣旨说:“臣现在诛杀文龙以整肃军队。诸将中有像文龙的,全部诛杀。臣不能成功,皇上也像诛杀文龙那样诛杀臣。”就取尚方宝剑在帐篷斩杀文龙。於是出来告谕他的将士说:“只杀文龙,其余的人无罪。”

  当时,文龙部下勇健强悍的将校士卒数万人,畏惧崇焕的威势,没有一个敢动的,於是下令用棺材装殓文龙。次日,准备了祭祀用的家畜美酒叩拜奠祭说:“昨天斩你,是朝廷的重要法规;如今祭你,是同僚的私情。”为此下泪。於是把他的士卒二二万八千人分为四部,以文龙的儿子承祚、副将陈继盛、参将徐敷奏、游击刘兴祚掌管。收回文龙皇帝发的印信、尚方宝剑,令继盛代为掌管。犒劳军士,发文安抚各岛,全部革除文笼的虐政。回镇把那些情况上报,最后说:“文龙是大将,不是臣能擅自诛杀的,谨坐在草席上请罪。”当时是崇祯二年五月。皇上突然听说,心上很惊骇,想到文龙既已死去,又正倚重崇焕,就颁优旨给以褒奖答覆。不久传令暴露文龙的罪状,用来安崇焕的心;文龙爪牙潜伏在京师的,下令有关部门搜捕。崇焕上言:“文龙只是一个寻常的人,不法到这等地步,因为海外容易作乱。他的部众加上老幼共四万七千,妄称十万,而且平民多,士兵不到二万,胡乱设置将领上千名。如今不宜另置统帅,就以继盛代理,方便於谋划。”皇上回答可以。

  崇焕虽然诛杀了文龙,顾虑他的部下作乱,增加饷银到十八万。然而岛上的军人失去主帅,人心逐渐背离,更加不可使用,此后导致有叛变离去的。崇焕说:“东江一镇,是牵制敌人所必须依托的。现确定两协的编制,马军十营,步军五营,每年饷银四十二万,米十三万六千。”皇上对於兵员减少军饷增加很怀疑,因为崇焕的缘故,特别同意他的请求。

  崇焕在辽,与率教、大寿、可刚确定军队的编制,逐渐推广到登、莱、天津,到确定东江的军队编制,四镇兵加起来有十五万三千多,马八万一千多,每年开支计划内费用四百八十余万,比原先减少一百二十余万。皇上嘉奖他。

  文龙既已死去,才过了三个月,我大清兵数十万人分路进入龙井关、大安口。崇焕听说,立即督率大寿、可刚等入关守卫。在十一月十日到蓟州,所经过的抚宁、永平、迁安、丰润、玉田各城,都留下士兵防守。皇上听说他到了,很高兴,颁发慰劳的诏旨加以褒奖勉励,调拨官库金钱犒劳将士,命令他全部统率各路援军。不久听说率教战死,遵化、三屯营都被攻破,巡抚王元雅、总兵朱国彦自杀,大清兵越过蓟州向西。崇蝗惧怕,急忙领兵开入护卫京师,在广渠门外设营。皇上立刻召见,深加慰劳,咨询攻战防守的计策,赏赐皇上专用的酒菜和貂皮裘衣。崇焕因为兵马疲敝,请求进入城中休息,不许。出兵与清大军鏖战,互有杀伤。

  当时所进入的关口是蓟辽总理刘策所管辖,而崇焕刚听到变故就奔赴千里救援,自认为有功无罪。然而京城的人突然遭到敌人进攻,埋怨诽谤纷纭而起,说崇焕纵容敌人拥兵自重。朝中人士因为以前崇焕提过通和的建议,诬蠛他勾引敌人胁迫议和,将在敌军临城时签订盟约。皇上听到很多,不能没有疑惑。适逢我大清设离间计,说与崇焕秘密订有条约,让被抓获的宦官知道,暗地放他逃走。那个人奔回告诉皇上,皇上毫不怀疑地相信了。十二月初一再次召对,於是捆绑起来关入大牢。大寿在旁边,浑身发抖惊慌失措,出了京城就带着军队叛变投顺。大寿曾经有罪,孙承宗要杀他,爱惜他的才能,秘密命令崇焕解救勺大寿因这个缘故感激崇焕,害怕一起被杀,於是就叛变。皇上拿崇焕在狱中写的亲笔信,去召回大寿,於是就归顺天命投降大清。崇焕正在朝中时,曾与大学士钱龙锡谈话,稍为提到想杀毛文龙的情况。到崇焕想签订和议,龙锡曾送信制止他。龙锡原先主张定魏党叛逆案,魏忠贤遗党王永光、高捷、袁弘勋、史垫一流人计谋制造大案,为逆党报仇,看到崇焕交司法官审讯,就以擅自主张议和、独断杀戳大帅二件事为两个人的罪行。高捷首先上疏极力攻击,史茔、弘勋跟着,一定要同时杀掉龙锡。司法部门判崇焕图谋叛逆,龙锡亦定死罪。三年八月就在闹市把崇焕凌迟处死。兄弟妻儿流放三千里,抄没他的家产。崇焕没有儿子,家裏也没有多余的财产,天下人都为他感到冤枉。

  崇祯已被捆缚,大寿溃逃而去。武经略满桂因为催促作战很紧急,与大清兵交战,最终死去,离捆缚崇焕的时间才半个月。起初,崇焕擅杀文龙,到这时皇上误杀崇焕。自从崇焕死,主持边防事务更加没有人,明朝灭亡的徵兆已经很明显了。

  展开全部袁崇焕,字元素,东莞人。万历四十七年进士。授邵武知县。为人慷慨负胆略,好谈兵。遇老校退卒,辄与论塞上事,晓其阨塞情形,以边才自许。

  天启二年正月,朝觐在都,御史侯恂请破格用之,遂擢兵部职方主事。无何,广宁师溃,廷议扼山海关,崇焕即单骑出阅关内外。部中失袁主事,讶之,家人亦莫知所往。已,还朝,具言关上形势。曰:“予我军马钱谷,我一人足守此。”廷臣益称其才,遂超擢佥事,监关外军,发帑金二十万,俾招募。时关外地悉为哈剌慎诸部所据,崇焕乃驻守关内。未几,诸部受款,经略王在晋令崇焕移驻中前所,监参将周守廉、游击左辅军,经理前屯卫事。

  寻令赴前屯安置辽人之失业者。崇焕即夜行荆棘虎豹中,以四鼓入城,将士莫不壮其胆。在晋深倚重之,题为宁前兵备佥事。然崇焕薄在晋无远略,不尽遵其令。及在晋议筑重城八里铺,崇焕以为非策。争不得,奏记首辅叶向高。

  十三山难民十余万,久困不能出。大学士孙承宗行边,崇焕请:“将五千人驻宁远,以壮十三山势,别遣骁将救之。宁远去山二百里,便则进据锦州,否则退守宁远,奈何委十万人置度外?”承宗谋于总督王象乾。象乾以关上军方丧气,议发插部护关者三千人往。承宗以为然,告在晋。在晋竟不能救,众遂没,脱归者仅六千人而已。及承宗驳重城议,集将吏谋所守。阎鸣泰主觉华,崇焕主宁远,在晋及张应吾、邢慎言持不可,承宗竟主崇焕议。已,承宗镇关门,益倚崇焕。崇焕内拊军民,外饬边备,劳绩大著。崇焕尝核虚伍,立斩一校。承宗怒曰:“监军可专杀耶?”崇焕顿首谢,其果于用法类此。

  三年九月,承宗决守宁远。佥事万有孚、刘诏力阻,不听,命满桂偕崇焕往。初,承宗令祖大寿筑宁远城,大寿度中朝不能远守,筑仅十一,且疏薄不中程。崇焕乃定规制:高三丈二尺,雉高六尺,址广三丈,上二丈四尺。大寿与参将高见、贺谦分督之。明年迄工,遂为关外重镇。桂,良将,而崇焕勤职,誓与城存亡;又善抚,将士乐为尽力。由是商旅辐辏,流移骈集,远近望为乐土。遭父忧,夺情视事。四年九月,偕大将马世龙、王世钦率水陆马步军万二千,东巡广宁,谒北镇祠,历十三山,抵右屯,遂由水道泛三岔河而还。寻以五防叙劳,进兵备副使,再进右参政。

  崇焕之东巡也,请即复锦州、右屯诸城,承宗以为时未可,乃止。至五年夏,承宗与崇焕计,遣将分据锦州、松山、杏山、右屯及大小凌河,缮城郭居之。自是宁远且为内地,开疆复二百里。十月,承宗罢,高第来代,谓关外必不可守,令尽撤锦、右诸城守具,移其将士于关内。督屯通判金启倧上书崇焕曰:“锦、右、大凌三城皆前锋要地。倘收兵退,既安之民庶复播迁,已得之封疆再沦没,关内外堪几次退守耶?”崇焕亦力争不可,言:“兵法有进无退。三城已复,安可轻撤。锦、右动摇,则宁、前震惊,关门亦失保障。今但择良将守之,必无他虑。”第意坚,且欲并撤宁、前二城。崇焕曰:“我宁前道也,官此,当死此,我必不去。”第无以难,乃撤锦州、右屯,大、小凌河及松山、杏山、塔山守具,尽驱屯兵入关,委弃米粟十余万。而死亡载途,哭声震野,民怨而军益不振。崇焕遂乞终制,不许。十二月,进按察使,视事如故。我大清知经略易与,六年正月,举大军西渡辽河。二十三日,抵宁远。崇焕闻,即偕大将桂、副将左辅、朱海,参将大寿、守备何可刚等集将士誓死守。崇焕更刺血为书,激以忠义,为之下拜,将士咸请效死。乃尽焚城外民居,携守具入城,清野以待。令同知程维楧诘奸,通判启倧具守卒食,辟道上行人。檄前屯守将赵率教、山海守将杨麒,将士逃至者悉斩。人心始定。明日,大军进攻,戴楯穴城,矢石不能退。崇焕令闽卒罗立发西洋巨炮,伤城外军。明日,再攻,复被却,围遂解,而启倧亦以然炮死。

  启倧起小吏,官经历,主赏功事,勤敏有志介。承宗重之,用为通判,核兵马钱粮,督城工,理军民词讼,大得众心。死,赠光禄少卿,世荫锦衣试百户。

  初,中朝闻警,兵部尚书王永光大集廷臣议战守,无善策。经略第、总兵麒并拥兵关上,不救。中外谓宁远必不守。及崇焕以书闻,举朝大喜,立擢崇焕右佥都御史,玺书奖励,桂等进秩有差。我大清初解围,分兵数万略觉华岛,杀参将金冠等及军民数万。崇焕方完城,力竭不能救也。高第镇关门,大反承宗政务,折辱诸将,诸将咸解体。遇麒若偏裨,麒至,见侮其卒。至是坐失援,第、麒并褫官去,而以王之臣代第,赵率教代麒。我大清举兵,所向无不摧破,诸将罔敢议战守。议战守,自崇焕始。三月复设辽东巡抚,以崇焕为之。魏忠贤遣其党刘应坤、纪用等出镇。崇焕抗疏谏,不纳。叙功,加兵部右侍郎,赉银币,世荫锦衣千户。

  崇焕既解围,志渐骄,与桂不协,请移之他镇,乃召桂还。崇焕以之臣奏留桂,又与不协。中朝虑偾事,命之臣专督关内,以关外属崇焕画关守。崇焕虞廷臣忌己,上言:“陛下以关内外分责二臣,用辽人守辽土,且守且战,且筑且屯。屯种所入,可渐减海运。大要坚壁清野以为体,乘间击瑕以为用。战虽不足,守则有余;守既有余,战无不足。顾勇猛图敌,敌必仇,奋迅立功,众必忌。任劳则必召怨,蒙罪始可有功。怨不深则劳不著,罪不大则功不成。谤书盈箧,毁言日至,从古已然,惟圣明与廷臣始终之。”帝优旨褒答。

  其冬,崇焕偕应坤、用、率教巡历锦州,大、小凌河,议大兴屯田,渐复第所弃旧土。忠贤与应坤等并因是荫锦衣,崇焕进所荫为指挥佥事。崇焕遂言:“辽左之坏,虽人心不固,亦缘失有形之险,无以固人心。兵不利野战,祗有凭坚城用大炮一策。今山海四城既新,当更修松山诸城,班军四万人,缺一不可。”帝报从之。

  先是,八月中,我太祖高皇帝晏驾,崇焕遣使吊,且以觇虚实。我太宗文皇帝遣使报之,崇焕欲议和,以书附使者还报。

  我大清兵将讨朝鲜,欲因此阻其兵,得一意南下。七年正月,再遣使答之,遂大兴兵渡鸭绿江南讨。朝议以崇焕、之臣不相能,召之臣还,罢经略不设,以关内外尽属崇焕,与镇守中官应坤、用并便宜从事。崇焕锐意恢复,乃乘大军之出,遣将缮锦州、中左、大凌三城,而再使使持书议和。会朝鲜及毛文龙同告急,朝命崇焕发兵援。崇焕以水师援文龙,又遣左辅、赵率教、朱梅等九将将精卒九千先后逼三岔河,为牵制之势,而朝鲜已为大清所服,诸将乃还。

  崇焕初议和,中朝不知。及奏报,优旨许之,后以为非计,频旨戒谕。崇焕欲藉是修故疆,持愈力。而朝鲜及文龙被兵,言官因谓和议所致。四月,崇焕上言:“关外四城虽延袤二百里,北负山,南阻海,广四十里尔。今屯兵六万,商民数十万,地隘人稠,安所得食?锦州、中左、大凌三城,修筑必不可已。业移商民,广开屯种。倘城不完而敌至,势必撤还,是弃垂成功也。故乘敌有事江东,姑以和之说缓之。敌知,则三城已完,战守又在关门四百里外,金汤益固矣。”帝优旨报闻。

  时率教驻锦州,护版筑。朝命尤世禄来代,又以辅为前锋总兵官,驻大凌河。世禄未至,辅未入大凌,五月十一日大清兵直抵锦州,四面合围。率教偕中官用婴城守,而遣使议和,欲援师以待救。使三返不决,围益急,崇焕以宁远兵不可动,选精骑四千,令世禄、大寿将,绕出大军后决战。别遣水师东出,相牵制。且请发蓟镇、宣大兵,东护关门。朝廷已命山海满桂移前屯,三屯孙祖寿移山海,宣府黑云龙移一片石,蓟辽总督阎鸣泰移关城;又发昌平、天津、保定兵驰赴上关;檄山西、河南、山东守臣整兵听调。世禄等将行,大清已于二十八日分兵趋宁远。崇焕与中官应坤、副使毕自肃督将士登陴守,列营濠内,用炮距击。而桂、世禄、大寿大战城外,士多死,桂身被数矢。大军亦旋引去,益兵攻锦州。以溽暑不能克,士卒多损伤,六月五日亦引还,因毁大、小凌河二城。时称宁、锦大捷,桂、率教功为多。忠贤因使其党论崇焕不救锦州为暮气,崇焕遂乞休。中外方争颂忠贤,崇焕不得已,亦请建祠,终不为所喜。七月,遂允其归。而以王之臣代为督师兼辽东巡抚,驻宁远。及叙功,文武增秩赐荫者数百人,忠贤子亦封伯,而崇焕止增一秩。尚书霍维华不平,疏乞让荫,忠贤亦不许。

  未几,熹宗崩。庄烈帝即位,忠贤伏诛,削诸冒功者。廷臣争请召崇焕,其年十一月擢右都御史,视兵部添注左侍郎事。崇祯元年四月,命以兵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,督师蓟、辽,兼督登、莱、天津军务,所司敦促上道。七月,崇焕入都,先奏陈兵事。帝召见平台,慰劳甚至,咨以方略。对曰:“方略已具疏中。臣受陛下特眷,愿假以便宜,计五年,全辽可复。”帝曰:“复辽,朕不吝封侯赏。卿努力解天下倒悬,卿子孙亦受其福。”崇焕顿首谢。帝退少憩,给事中许誉卿叩以五年之略。崇焕言:“圣心焦劳,聊以是相慰耳。”誉卿曰:“上英明,安可漫对。异日按期责效,奈何?”崇焕怃然自失。顷之,帝出,即奏言:“东事本不易竣。陛下既委臣,臣安敢辞难。但五年内,户部转军饷,工部给器械,吏部用人,兵部调兵选将,须中外事事相应,方克有济。”帝为饬四部臣,如其言。崇焕又言:“以臣之力,制全辽有余,调众口不足。一出国门,便成万里。忌能妒功,夫岂无人。即不以权力掣臣肘,亦能以意见乱臣谋。”帝起立倾听,谕之曰:“卿无疑虑,朕自有主持。”大学士刘鸿训等请收还之臣、桂尚方剑,以赐崇焕,假之便宜。帝悉从之,赐崇焕酒馔而出。崇焕以前此熊廷弼、孙承宗皆为人排构,不得竟其志,上言:“恢复之计,不外臣昔年以辽人守辽土,以辽土养辽人,守为正著,战为奇著,和为旁著之说。法在渐不在骤,在实不在虚。此臣与诸边臣所能为。至用人之人,与为人用之人,皆至尊司其钥。何以任而勿贰,信而勿疑?盖驭边臣与廷臣异,军中可惊可疑者殊多,但当论成败之大局,不必摘一言一行之微瑕。事任既重,为怨实多。诸有利于封疆者,皆不利于此身者也。况图敌之急,敌亦从而间之,是以为边臣甚难。陛下爱臣知臣,臣何必过疑惧,但中有所危,不敢不告帝。”优诏答之,赐蟒玉、银币,疏辞蟒玉不受。

  是月,川、湖兵戍宁远者,以缺饷四月大噪,余十三营起应之,缚系巡抚毕自肃、总兵官朱梅、通判张世荣、推官苏涵淳于谯楼上。自肃伤重,兵备副使郭广初至,躬翼自肃,括抚赏及朋桩二万金以散,不厌,贷商民足五万,乃解。自肃疏引罪,走中左所,自经死。崇焕以八月初抵关,闻变驰与广密谋,宥首恶张正朝、张思顺,令捕十五人戮之市,斩知谋中军吴国琦,责参将彭簪古,黜都司左良玉等四人。发正朝、思顺前锋立功,世荣、涵淳以贪虐致变,亦斥之。独都司程大乐一营不从变,特为奖励。一方乃靖。

  关外大将四五人,事多掣肘。后定设二人,以梅镇宁远,大寿仍驻锦州,至是梅将解任,崇焕请合宁、锦为一镇,大寿仍驻锦州,加中军副将何可刚都督佥事,代梅驻宁远,而移蓟镇率教于关门,关内外止设二大将。因极称三人之才,谓:“臣自期五年,专藉此三人,当与臣相终始。届期不效,臣手戮三人,而身归死于司败。”帝可之,崇焕遂留镇宁远。自肃既死,崇焕请停巡抚。及登莱巡抚孙国桢免,崇焕又请罢不设。帝亦报可。哈剌慎三十六家向受抚赏,后为插汉所迫,且岁饥,有叛志。崇焕召至于边,亲抚慰,皆听命。二年闰四月,叙春秋两防功,加太子太保,赐蟒衣、银币,荫锦衣千户。

  崇焕始受事,即欲诛毛文龙。文龙者,仁和人。以都司援朝鲜,逗留辽东。辽东失,自海道遁回,乘虚袭杀大清镇江守将,报巡抚王化贞,而不及经略熊廷弼,两人隙始开。用事者方主化贞,遂授文龙总兵,累加至左都督,挂将军印,赐尚方剑,设军镇皮岛如内地。皮岛亦谓之东江,在登莱大海中,绵亘八十里,不生草木,远南岸,近北岸,北岸海面八十里即抵大清界,其东北海则朝鲜也。岛上兵本河东民,自天启元年河东失,民多逃岛中。文龙笼络其民为兵,分布哨船,联接登州,以为犄角计。中朝是之,岛事由此起。

  四年五月,文龙遣将沿鸭绿江越长白山,侵大清国东偏,为守将击败,众尽歼。八月,遣兵从义州城西渡江,入岛中屯田。大清守将觉,潜师袭击,斩五百余级,岛中粮悉被焚。五年六月,遣兵袭耀州之官屯寨,败归。六年五月,遣兵袭鞍山驿,丧其卒千余。越数日又遣兵袭撤尔河,攻城南,为大清守将所却。七年正月,大清兵征朝鲜,并规剿文龙。三月,大清兵克义州,分兵夜捣文龙于铁山。文龙败,遁归岛中。时大清恶文龙蹑后,故致讨朝鲜,以其助文龙为兵端。

  顾文龙所居东江,形势虽足牵制,其人本无大略,往辄败衄,而岁糜饷无算;且惟务广招商贾,贩易禁物,名济朝鲜,实阑出塞,无事则鬻参贩布为业,有事亦罕得其用。工科给事中潘士闻劾文龙糜饷杀降,尚宝卿董茂忠请撤文龙,治兵关、宁。兵部议不可,而崇焕心弗善也,尝疏请遣部臣理饷。文龙恶文臣监制,抗疏驳之,崇焕不悦。及文龙来谒,接以宾礼,文龙又不让,崇焕谋益决。

  至是,遂以阅兵为名,泛海抵双岛,文龙来会。崇焕与相燕饮,每至夜分,文龙不觉也。崇焕议更营制,设监司,文龙怫然。崇焕以归乡动之,文龙曰:“向有此意,但惟我知东事,东事毕,朝鲜衰弱,可袭而有也。”崇焕益不悦。以六月五日邀文龙观将士射,先设幄山上,令参将谢尚政等伏甲士幄外。文龙至,其部卒不得入。崇焕曰:“予诘朝行,公当海外重寄,受予一拜。”交拜毕,登山。崇焕问从官姓名,多毛姓。文龙曰:“此皆予孙。”崇焕笑,因曰:“尔等积劳海外,月米止一斛,言之痛心,亦受予一拜,为国家尽力。”众皆顿首谢。崇焕因诘文龙违令数事,文龙抗辩。崇焕厉色叱之,命去冠带絷缚,文龙犹倔强。崇焕曰:“尔有十二斩罪,知之乎?祖制,大将在外,必命文臣监。尔专制一方,军马钱粮不受核,一当斩。人臣之罪莫大欺君,尔奏报尽欺罔,杀降人难民冒功,二当斩。人臣无将,将则必诛。尔奏有牧马登州,取南京如反掌语,大逆不道,三当斩。每岁饷银数十万,不以给兵,月止散米三斗有半,侵盗军粮,四当斩。擅开马市于皮岛,私通外番,五当斩。部将数千人悉冒己姓,副将以下滥给札付千,走卒、舆夫尽金绯,六当斩。自宁远还,剽掠商船,自为盗贼,七当斩。强取民间子女,不知纪极,部下效尤,人不安室,八当斩。驱难民远窃人参,不从则饿死,岛上白骨如莽,九当斩。辇金京师,拜魏忠贤为父,塑冕旒像于岛中,十当斩。铁山之败,丧军无算,掩败为功,十一当斩。开镇八年,不能复寸土,观望养敌,十二当斩。”数毕,文龙丧魂魄,不能言,但叩头乞免。崇焕召谕其部将曰:“文龙罪状当斩否?”皆惶怖唯唯。中有称文龙数年劳苦者,崇焕叱之曰:“文龙一布衣尔,官极品,满门封荫,足酬劳,何悖逆如是!”乃顿首请旨曰:“臣今诛文龙以肃军。诸将中有若文龙者,悉诛。臣不能成功,皇上亦以诛文龙者诛臣。”遂取尚方剑斩之帐前。乃出谕其将士曰:“诛止文龙,余无罪。”

  当是时,文龙麾下健校悍卒数万,惮崇焕威,无一敢动者。于是命棺敛文龙。明日具牲醴拜奠曰:“昨斩尔,朝廷;今祭尔,僚友私情。”为下泪。乃分其卒二万八千为四协,以文龙子承祚、副将陈继盛、参将徐敷奏、游击刘兴祚主之。收文龙敕印、尚方剑,令继盛代掌。犒军士,檄抚诸岛,尽除文龙虐政。还镇,以其状上闻,末言:“文龙大将,非臣得擅诛,谨席藳待罪。”时崇祯二年五月也。帝骤闻,意殊骇,念既死,且方倚崇焕,乃优旨褒答。俄传谕暴文龙罪,以安崇焕心;其爪牙伏京师者,令所司捕。崇焕上言:“文龙一匹夫,不法至此,以海外易为乱也。其众合老稚四万七千,妄称十万,且民多,兵不能二万,妄设将领千。今不宜更置帅,即以继盛摄之,于计便。”帝报可。

  崇焕虽诛文龙,虑其部下为变,增饷银至十八万。然岛弁失主帅,心渐携,益不可用,其后致有叛去者。崇焕言:“东江一镇,牵制所必资。今定两协,马军十营,步军五,岁饷银四十二万,米十三万六千。”帝颇以兵减饷增为疑,以崇焕故,特如其请。

  崇焕在辽,与率教、大寿、可刚定兵制,渐及登、莱、天津,及定东江兵制,合四镇兵十五万三千有奇,马八万一千有奇,岁费度支四百八十余万,减旧一百二十余万。帝嘉奖之。

  文龙既死,甫逾三月,我大清兵数十万分道入龙井关、大安口。崇焕闻,即督大寿、可刚等入卫。以十一月十日抵蓟州,所历抚宁、永平、迁安、丰润、玉田诸城,皆留兵守。帝闻其至,甚喜,温旨褒勉,发帑金犒将士,令尽统诸道援军。

  俄闻率教战殁,遵化、三屯营皆破,巡抚王元雅、总兵朱国彦自尽,大清兵越蓟州而西。崇焕惧,急引兵入护京师,营广渠门外。帝立召见,深加慰劳,咨以战守策,赐御馔及貂裘。崇焕以士马疲敝,请入休城中,不许。出与大军鏖战,互有杀伤。

  时所入隘口乃蓟辽总理刘策所辖,而崇焕甫闻变即千里赴救,自谓有功无罪。然都人骤遭兵怨,谤纷起,谓崇焕纵敌拥兵。朝士因前通和议,诬其引敌胁和,将为城下之盟。帝颇闻之,不能无惑。会我大清设间,谓崇焕密有成约,令所获宦官知之,阴纵使去。其人奔告于帝,帝信之不疑。十二月朔,再召对,遂缚下诏狱。大寿在旁,战栗失措,出即拥兵叛归。大寿尝有罪,孙承宗欲杀之,爱其才,密令崇焕救解。大寿以故德崇焕,惧并诛,遂叛。帝取崇焕狱中手书,往召大寿,乃归命。

  方崇焕在朝,尝与大学士钱龙锡语,微及欲杀毛文龙状。及崇焕欲成和议,龙锡尝移书止之。龙锡故主定逆案,魏忠贤遗党王永光、高捷、袁弘勋、史<?范土>辈谋兴大狱,为逆党报仇,见崇焕下吏,遂以擅主和议,专戮大帅二事为两人罪。捷首疏力攻,<?范土>、弘勋继之,必欲并诛龙锡。法司坐崇焕谋叛,龙锡亦论死。三年八月,遂磔崇焕于市。兄弟妻子流三千里,籍其家。崇焕无子,家亦无余赀,天下冤之。

  崇焕既缚,大寿溃而去。武经略满桂以趣战急,与大清兵战,竟死,去缚崇焕时甫半月。初,崇焕妄杀文龙,至是帝误杀崇焕。自崇焕死,边事益无人,明亡征决矣。

  展开全部袁崇焕,字元素,东莞人。万历四十七年进士。授邵武知县。为人慷慨负胆略,好谈兵。遇老校退卒,辄与论塞上事,晓其阨塞情形,以边才自许。

  天启二年正月,朝觐在都,御史侯恂请破格用之,遂擢兵部职方主事。无何,广宁师溃,廷议扼山海关,崇焕即单骑出阅关内外。部中失袁主事,讶之,家人亦莫知所往。已,还朝,具言关上形势。曰:“予我军马钱谷,我一人足守此。”廷臣益称其才,遂超擢佥事,监关外军,发帑金二十万,俾招募。时关外地悉为哈剌慎诸部所据,崇焕乃驻守关内。未几,诸部受款,经略王在晋令崇焕移驻中前所,监参将周守廉、游击左辅军,经理前屯卫事。

  寻令赴前屯安置辽人之失业者。崇焕即夜行荆棘虎豹中,以四鼓入城,将士莫不壮其胆。在晋深倚重之,题为宁前兵备佥事。然崇焕薄在晋无远略,不尽遵其令。及在晋议筑重城八里铺,崇焕以为非策。争不得,奏记首辅叶向高。

  十三山难民十余万,久困不能出。大学士孙承宗行边,崇焕请:“将五千人驻宁远,以壮十三山势,别遣骁将救之。宁远去山二百里,便则进据锦州,否则退守宁远,奈何委十万人置度外?”承宗谋于总督王象乾。象乾以关上军方丧气,议发插部护关者三千人往。承宗以为然,告在晋。在晋竟不能救,众遂没,脱归者仅六千人而已。及承宗驳重城议,集将吏谋所守。阎鸣泰主觉华,崇焕主宁远,在晋及张应吾、邢慎言持不可,承宗竟主崇焕议。已,承宗镇关门,益倚崇焕。崇焕内拊军民,外饬边备,劳绩大著。崇焕尝核虚伍,立斩一校。承宗怒曰:“监军可专杀耶?”崇焕顿首谢,其果于用法类此。

  三年九月,承宗决守宁远。佥事万有孚、刘诏力阻,不听,命满桂偕崇焕往。初,承宗令祖大寿筑宁远城,大寿度中朝不能远守,筑仅十一,且疏薄不中程。崇焕乃定规制:高三丈二尺,雉高六尺,址广三丈,上二丈四尺。大寿与参将高见、贺谦分督之。明年迄工,遂为关外重镇。桂,良将,而崇焕勤职,誓与城存亡;又善抚,将士乐为尽力。由是商旅辐辏,流移骈集,远近望为乐土。遭父忧,夺情视事。四年九月,偕大将马世龙、王世钦率水陆马步军万二千,东巡广宁,谒北镇祠,历十三山,抵右屯,遂由水道泛三岔河而还。寻以五防叙劳,进兵备副使,再进右参政。

  崇焕之东巡也,请即复锦州、右屯诸城,承宗以为时未可,乃止。至五年夏,承宗与崇焕计,遣将分据锦州、松山、杏山、右屯及大小凌河,缮城郭居之。自是宁远且为内地,开疆复二百里。十月,承宗罢,高第来代,谓关外必不可守,令尽撤锦、右诸城守具,移其将士于关内。督屯通判金启倧上书崇焕曰:“锦、右、大凌三城皆前锋要地。倘收兵退,既安之民庶复播迁,已得之封疆再沦没,关内外堪几次退守耶?”崇焕亦力争不可,言:“兵法有进无退。三城已复,安可轻撤。锦、右动摇,则宁、前震惊,关门亦失保障。今但择良将守之,必无他虑。”第意坚,且欲并撤宁、前二城。崇焕曰:“我宁前道也,官此,当死此,我必不去。”第无以难,乃撤锦州、右屯,大、小凌河及松山、杏山、塔山守具,尽驱屯兵入关,委弃米粟十余万。而死亡载途,哭声震野,民怨而军益不振。崇焕遂乞终制,不许。十二月,进按察使,视事如故。我大清知经略易与,六年正月,举大军西渡辽河。二十三日,抵宁远。崇焕闻,即偕大将桂、副将左辅、朱海,参将大寿、守备何可刚等集将士誓死守。崇焕更刺血为书,激以忠义,为之下拜,将士咸请效死。乃尽焚城外民居,携守具入城,清野以待。令同知程维楧诘奸,通判启倧具守卒食,辟道上行人。檄前屯守将赵率教、山海守将杨麒,将士逃至者悉斩。人心始定。明日,大军进攻,戴楯穴城,矢石不能退。崇焕令闽卒罗立发西洋巨炮,伤城外军。明日,再攻,复被却,围遂解,而启倧亦以然炮死。

  启倧起小吏,官经历,主赏功事,勤敏有志介。承宗重之,用为通判,核兵马钱粮,督城工,理军民词讼,大得众心。死,赠光禄少卿,世荫锦衣试百户。

  初,中朝闻警,兵部尚书王永光大集廷臣议战守,无善策。经略第、总兵麒并拥兵关上,不救。中外谓宁远必不守。及崇焕以书闻,举朝大喜,立擢崇焕右佥都御史,玺书奖励,桂等进秩有差。我大清初解围,分兵数万略觉华岛,杀参将金冠等及军民数万。崇焕方完城,力竭不能救也。高第镇关门,大反承宗政务,折辱诸将,诸将咸解体。遇麒若偏裨,麒至,见侮其卒。至是坐失援,第、麒并褫官去,而以王之臣代第,赵率教代麒。我大清举兵,所向无不摧破,诸将罔敢议战守。议战守,自崇焕始。三月复设辽东巡抚,以崇焕为之。魏忠贤遣其党刘应坤、纪用等出镇。崇焕抗疏谏,不纳。叙功,加兵部右侍郎,赉银币,世荫锦衣千户。

  崇焕既解围,志渐骄,与桂不协,请移之他镇,乃召桂还。崇焕以之臣奏留桂,又与不协。中朝虑偾事,命之臣专督关内,以关外属崇焕画关守。崇焕虞廷臣忌己,上言:“陛下以关内外分责二臣,用辽人守辽土,且守且战,且筑且屯。屯种所入,可渐减海运。大要坚壁清野以为体,乘间击瑕以为用。战虽不足,守则有余;守既有余,战无不足。顾勇猛图敌,敌必仇,奋迅立功,众必忌。任劳则必召怨,蒙罪始可有功。怨不深则劳不著,罪不大则功不成。谤书盈箧,毁言日至,从古已然,惟圣明与廷臣始终之。”帝优旨褒答。

  其冬,崇焕偕应坤、用、率教巡历锦州,大、小凌河,议大兴屯田,渐复第所弃旧土。忠贤与应坤等并因是荫锦衣,崇焕进所荫为指挥佥事。崇焕遂言:“辽左之坏,虽人心不固,亦缘失有形之险,无以固人心。兵不利野战,祗有凭坚城用大炮一策。今山海四城既新,当更修松山诸城,班军四万人,缺一不可。”帝报从之。

  先是,八月中,我太祖高皇帝晏驾,崇焕遣使吊,且以觇虚实。我太宗文皇帝遣使报之,崇焕欲议和,以书附使者还报。

  我大清兵将讨朝鲜,欲因此阻其兵,得一意南下。七年正月,再遣使答之,遂大兴兵渡鸭绿江南讨。朝议以崇焕、之臣不相能,召之臣还,罢经略不设,以关内外尽属崇焕,与镇守中官应坤、用并便宜从事。崇焕锐意恢复,乃乘大军之出,遣将缮锦州、中左、大凌三城,而再使使持书议和。会朝鲜及毛文龙同告急,朝命崇焕发兵援。崇焕以水师援文龙,又遣左辅、赵率教、朱梅等九将将精卒九千先后逼三岔河,为牵制之势,而朝鲜已为大清所服,诸将乃还。

  崇焕初议和,中朝不知。及奏报,优旨许之,后以为非计,频旨戒谕。崇焕欲藉是修故疆,持愈力。而朝鲜及文龙被兵,言官因谓和议所致。四月,崇焕上言:“关外四城虽延袤二百里,北负山,南阻海,广四十里尔。今屯兵六万,商民数十万,地隘人稠,安所得食?锦州、中左、大凌三城,修筑必不可已。业移商民,广开屯种。倘城不完而敌至,势必撤还,是弃垂成功也。故乘敌有事江东,姑以和之说缓之。敌知,则三城已完,战守又在关门四百里外,金汤益固矣。”帝优旨报闻。

  时率教驻锦州,护版筑。朝命尤世禄来代,又以辅为前锋总兵官,驻大凌河。世禄未至,辅未入大凌,五月十一日大清兵直抵锦州,四面合围。率教偕中官用婴城守,而遣使议和,欲援师以待救。使三返不决,围益急,崇焕以宁远兵不可动,选精骑四千,令世禄、大寿将,绕出大军后决战。别遣水师东出,相牵制。且请发蓟镇、宣大兵,东护关门。朝廷已命山海满桂移前屯,三屯孙祖寿移山海,宣府黑云龙移一片石,蓟辽总督阎鸣泰移关城;又发昌平、天津、保定兵驰赴上关;檄山西、河南、山东守臣整兵听调。世禄等将行,大清已于二十八日分兵趋宁远。崇焕与中官应坤、副使毕自肃督将士登陴守,列营濠内,用炮距击。而桂、世禄、大寿大战城外,士多死,桂身被数矢。大军亦旋引去,益兵攻锦州。以溽暑不能克,士卒多损伤,六月五日亦引还,因毁大、小凌河二城。时称宁、锦大捷,桂、率教功为多。忠贤因使其党论崇焕不救锦州为暮气,崇焕遂乞休。中外方争颂忠贤,崇焕不得已,亦请建祠,终不为所喜。七月,遂允其归。而以王之臣代为督师兼辽东巡抚,驻宁远。及叙功,文武增秩赐荫者数百人,忠贤子亦封伯,而崇焕止增一秩。尚书霍维华不平,疏乞让荫,忠贤亦不许。

  未几,熹宗崩。庄烈帝即位,忠贤伏诛,削诸冒功者。廷臣争请召崇焕,其年十一月擢右都御史,视兵部添注左侍郎事。崇祯元年四月,命以兵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,督师蓟、辽,兼督登、莱、天津军务,所司敦促上道。七月,崇焕入都,先奏陈兵事。帝召见平台,慰劳甚至,咨以方略。对曰:“方略已具疏中。臣受陛下特眷,愿假以便宜,计五年,全辽可复。”帝曰:“复辽,朕不吝封侯赏。卿努力解天下倒悬,卿子孙亦受其福。”崇焕顿首谢。帝退少憩,给事中许誉卿叩以五年之略。崇焕言:“圣心焦劳,聊以是相慰耳。”誉卿曰:“上英明,安可漫对。异日按期责效,奈何?”崇焕怃然自失。顷之,帝出,即奏言:“东事本不易竣。陛下既委臣,臣安敢辞难。但五年内,户部转军饷,工部给器械,吏部用人,兵部调兵选将,须中外事事相应,方克有济。”帝为饬四部臣,如其言。崇焕又言:“以臣之力,制全辽有余,调众口不足。一出国门,便成万里。忌能妒功,夫岂无人。即不以权力掣臣肘,亦能以意见乱臣谋。”帝起立倾听,谕之曰:“卿无疑虑,朕自有主持。”大学士刘鸿训等请收还之臣、桂尚方剑,以赐崇焕,假之便宜。帝悉从之,赐崇焕酒馔而出。崇焕以前此熊廷弼、孙承宗皆为人排构,不得竟其志,上言:“恢复之计,不外臣昔年以辽人守辽土,以辽土养辽人,守为正著,战为奇著,和为旁著之说。法在渐不在骤,在实不在虚。此臣与诸边臣所能为。至用人之人,与为人用之人,皆至尊司其钥。何以任而勿贰,信而勿疑?盖驭边臣与廷臣异,军中可惊可疑者殊多,但当论成败之大局,不必摘一言一行之微瑕。事任既重,为怨实多。诸有利于封疆者,皆不利于此身者也。况图敌之急,敌亦从而间之,是以为边臣甚难。陛下爱臣知臣,臣何必过疑惧,但中有所危,不敢不告帝。”优诏答之,赐蟒玉、银币,疏辞蟒玉不受。

  是月,川、湖兵戍宁远者,以缺饷四月大噪,余十三营起应之,缚系巡抚毕自肃、总兵官朱梅、通判张世荣、推官苏涵淳于谯楼上。自肃伤重,兵备副使郭广初至,躬翼自肃,括抚赏及朋桩二万金以散,不厌,贷商民足五万,乃解。自肃疏引罪,走中左所,自经死。崇焕以八月初抵关,闻变驰与广密谋,宥首恶张正朝、张思顺,令捕十五人戮之市,斩知谋中军吴国琦,责参将彭簪古,黜都司左良玉等四人。发正朝、思顺前锋立功,世荣、涵淳以贪虐致变,亦斥之。独都司程大乐一营不从变,特为奖励。一方乃靖。

  关外大将四五人,事多掣肘。后定设二人,以梅镇宁远,大寿仍驻锦州,至是梅将解任,崇焕请合宁、锦为一镇,大寿仍驻锦州,加中军副将何可刚都督佥事,代梅驻宁远,而移蓟镇率教于关门,关内外止设二大将。因极称三人之才,谓:“臣自期五年,专藉此三人,当与臣相终始。届期不效,臣手戮三人,而身归死于司败。”帝可之,崇焕遂留镇宁远。自肃既死,崇焕请停巡抚。及登莱巡抚孙国桢免,崇焕又请罢不设。帝亦报可。哈剌慎三十六家向受抚赏,后为插汉所迫,且岁饥,有叛志。崇焕召至于边,亲抚慰,皆听命。二年闰四月,叙春秋两防功,加太子太保,赐蟒衣、银币,荫锦衣千户。

  崇焕始受事,即欲诛毛文龙。文龙者,仁和人。以都司援朝鲜,逗留辽东。辽东失,自海道遁回,乘虚袭杀大清镇江守将,报巡抚王化贞,而不及经略熊廷弼,两人隙始开。用事者方主化贞,遂授文龙总兵,累加至左都督,挂将军印,赐尚方剑,设军镇皮岛如内地。皮岛亦谓之东江,在登莱大海中,绵亘八十里,不生草木,远南岸,近北岸,北岸海面八十里即抵大清界,其东北海则朝鲜也。岛上兵本河东民,自天启元年河东失,民多逃岛中。文龙笼络其民为兵,分布哨船,联接登州,以为犄角计。中朝是之,岛事由此起。

  四年五月,文龙遣将沿鸭绿江越长白山,侵大清国东偏,为守将击败,众尽歼。八月,遣兵从义州城西渡江,入岛中屯田。大清守将觉,潜师袭击,斩五百余级,岛中粮悉被焚。五年六月,遣兵袭耀州之官屯寨,败归。六年五月,遣兵袭鞍山驿,丧其卒千余。越数日又遣兵袭撤尔河,攻城南,为大清守将所却。七年正月,大清兵征朝鲜,并规剿文龙。三月,大清兵克义州,分兵夜捣文龙于铁山。文龙败,遁归岛中。时大清恶文龙蹑后,故致讨朝鲜,以其助文龙为兵端。

  顾文龙所居东江,形势虽足牵制,其人本无大略,往辄败衄,而岁糜饷无算;且惟务广招商贾,贩易禁物,名济朝鲜,实阑出塞,无事则鬻参贩布为业,有事亦罕得其用。工科给事中潘士闻劾文龙糜饷杀降,尚宝卿董茂忠请撤文龙,治兵关、宁。兵部议不可,而崇焕心弗善也,尝疏请遣部臣理饷。文龙恶文臣监制,抗疏驳之,崇焕不悦。及文龙来谒,接以宾礼,文龙又不让,崇焕谋益决。

  至是,遂以阅兵为名,泛海抵双岛,文龙来会。崇焕与相燕饮,每至夜分,文龙不觉也。崇焕议更营制,设监司,文龙怫然。崇焕以归乡动之,文龙曰:“向有此意,但惟我知东事,东事毕,朝鲜衰弱,可袭而有也。”崇焕益不悦。以六月五日邀文龙观将士射,先设幄山上,令参将谢尚政等伏甲士幄外。文龙至,其部卒不得入。崇焕曰:“予诘朝行,公当海外重寄,受予一拜。”交拜毕,登山。崇焕问从官姓名,多毛姓。文龙曰:“此皆予孙。”崇焕笑,因曰:“尔等积劳海外,月米止一斛,言之痛心,亦受予一拜,为国家尽力。”众皆顿首谢。崇焕因诘文龙违令数事,文龙抗辩。崇焕厉色叱之,命去冠带絷缚,文龙犹倔强。崇焕曰:“尔有十二斩罪,知之乎?祖制,大将在外,必命文臣监。尔专制一方,军马钱粮不受核,一当斩。人臣之罪莫大欺君,尔奏报尽欺罔,杀降人难民冒功,二当斩。人臣无将,将则必诛。尔奏有牧马登州,取南京如反掌语,大逆不道,三当斩。每岁饷银数十万,不以给兵,月止散米三斗有半,侵盗军粮,四当斩。擅开马市于皮岛,私通外番,五当斩。部将数千人悉冒己姓,副将以下滥给札付千,走卒、舆夫尽金绯,六当斩。自宁远还,剽掠商船,自为盗贼,七当斩。强取民间子女,不知纪极,部下效尤,人不安室,八当斩。驱难民远窃人参,不从则饿死,岛上白骨如莽,九当斩。辇金京师,拜魏忠贤为父,塑冕旒像于岛中,十当斩。铁山之败,丧军无算,掩败为功,十一当斩。开镇八年,不能复寸土,观望养敌,十二当斩。”数毕,文龙丧魂魄,不能言,但叩头乞免。崇焕召谕其部将曰:“文龙罪状当斩否?”皆惶怖唯唯。中有称文龙数年劳苦者,崇焕叱之曰:“文龙一布衣尔,官极品,满门封荫,足酬劳,何悖逆如是!”乃顿首请旨曰:“臣今诛文龙以肃军。诸将中有若文龙者,悉诛。臣不能成功,皇上亦以诛文龙者诛臣。”遂取尚方剑斩之帐前。乃出谕其将士曰:“诛止文龙,余无罪。”

  当是时,文龙麾下健校悍卒数万,惮崇焕威,无一敢动者。于是命棺敛文龙。明日具牲醴拜奠曰:“昨斩尔,朝廷;今祭尔,僚友私情。”为下泪。乃分其卒二万八千为四协,以文龙子承祚、副将陈继盛、参将徐敷奏、游击刘兴祚主之。收文龙敕印、尚方剑,令继盛代掌。犒军士,檄抚诸岛,尽除文龙虐政。还镇,以其状上闻,末言:“文龙大将,非臣得擅诛,谨席藳待罪。”时崇祯二年五月也。帝骤闻,意殊骇,念既死,且方倚崇焕,乃优旨褒答。俄传谕暴文龙罪,以安崇焕心;其爪牙伏京师者,令所司捕。崇焕上言:“文龙一匹夫,不法至此,以海外易为乱也。其众合老稚四万七千,妄称十万,且民多,兵不能二万,妄设将领千。今不宜更置帅,即以继盛摄之,于计便。”帝报可。

  崇焕虽诛文龙,虑其部下为变,增饷银至十八万。然岛弁失主帅,心渐携,益不可用,其后致有叛去者。崇焕言:“东江一镇,牵制所必资。今定两协,马军十营,步军五,岁饷银四十二万,米十三万六千。”帝颇以兵减饷增为疑,以崇焕故,特如其请。

  崇焕在辽,与率教、大寿、可刚定兵制,渐及登、莱、天津,及定东江兵制,合四镇兵十五万三千有奇,马八万一千有奇,岁费度支四百八十余万,减旧一百二十余万。帝嘉奖之。

  文龙既死,甫逾三月,我大清兵数十万分道入龙井关、大安口。崇焕闻,即督大寿、可刚等入卫。以十一月十日抵蓟州,所历抚宁、永平、迁安、丰润、玉田诸城,皆留兵守。帝闻其至,甚喜,温旨褒勉,发帑金犒将士,令尽统诸道援军。

  俄闻率教战殁,遵化、三屯营皆破,巡抚王元雅、总兵朱国彦自尽,大清兵越蓟州而西。崇焕惧,急引兵入护京师,营广渠门外。帝立召见,深加慰劳,咨以战守策,赐御馔及貂裘。崇焕以士马疲敝,请入休城中,不许。出与大军鏖战,互有杀伤。

  时所入隘口乃蓟辽总理刘策所辖,而崇焕甫闻变即千里赴救,自谓有功无罪。然都人骤遭兵怨,谤纷起,谓崇焕纵敌拥兵。朝士因前通和议,诬其引敌胁和,将为城下之盟。帝颇闻之,不能无惑。会我大清设间,谓崇焕密有成约,令所获宦官知之,阴纵使去。其人奔告于帝,帝信之不疑。十二月朔,再召对,遂缚下诏狱。大寿在旁,战栗失措,出即拥兵叛归。大寿尝有罪,孙承宗欲杀之,爱其才,密令崇焕救解。大寿以故德崇焕,惧并诛,遂叛。帝取崇焕狱中手书,往召大寿,乃归命。

  方崇焕在朝,尝与大学士钱龙锡语,微及欲杀毛文龙状。及崇焕欲成和议,龙锡尝移书止之。龙锡故主定逆案,魏忠贤遗党王永光、高捷、袁弘勋、史<范土>辈谋兴大狱,为逆党报仇,见崇焕下吏,遂以擅主和议,专戮大帅二事为两人罪。捷首疏力攻,<范土>、弘勋继之,必欲并诛龙锡。法司坐崇焕谋叛,龙锡亦论死。三年八月,遂磔崇焕于市。兄弟妻子流三千里,籍其家。崇焕无子,家亦无余赀,天下冤之。

http://ugottagogreen.com/daling/103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