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小鱼儿马会开奖结果 > 大凌河 >

为什么围困大凌河 坚持优降策?

发布时间:2019-08-05 21:18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皇太极率大军东归不久,明朝兵部尚书、大学士孙承宗督理军务,重新组织力量,只用十几天工夫,就收复了后金兵占领的遵化、永平、滦州、迁安四城。此后,孙承宗于崇祯四年(后金天聪五年,1631年) 正月,东出巡关。他提出,当务之急是首先修复大、小凌河两城,以接连松山、杏山、锦州等城。在山海关外,形成一条防务链。崇祯帝旨准,先行修复大凌河城(今锦县)。该城全称为大凌河中左千户所,位于锦州东三十多里,周长三里,属锦州守备管辖。在明清战争中,它是锦州的前哨阵地,几经战争破坏。这年七月,总兵祖大寿、何可刚及十余员副将率兵正式动工重建。

  皇太极一直在关注大凌河城修筑的信息。天聪五年(1631年) 五月,派兵一千余人征讨该城,得知“筑城事虚”;六月命备御叶努等十六人侦察,得知“城未兴筑”。直到七月,再派叶努等,从该城生擒二人,才得到确信,明朝总兵祖大寿等率兵,在“兴筑大凌河城,欲即竣工,昼夜催督甚力”。

  为此,皇太极当机立断,决定迅速攻取该城,不给明军以任何修筑该城的机会。他深知,明朝“精兵尽在此城,他处无有”。攻下此城,也就等于消灭了明朝在关外的有生力量。

  七月二十七日,皇太极亲统大军西发。翌日,渡过辽河。召集诸将,宣布军纪:凡俘获之人,勿离散其父子夫妻,勿掠取其衣服。当加意抚恤。他嘱咐诸将,为将帅之道,在于申明法令,必须体恤士卒,抚驭得宜,就会使人人奋进,建立功名。

  八月初一日,大军驻扎旧辽阳河。蒙古各部贝勒率兵来会,举行盛大酒宴,为其洗尘。皇太极再次强调军纪,提出具体要求。在这里分兵两路:一路由贝勒德格类、岳托、阿济格等率兵两万,经由义州,进屯于锦州与大凌河之间;一路皇太极率领经由白土场,趋广宁大道,约定初六日,两军会于大凌河城。

  八月初六日,两路军如期到达大凌河城。“见城墙已完。雉堞完其半”。俘获一人,审讯得知,筑城已经半个月了。城内有总兵祖大寿及副将八员,参将、游击约二十员,马兵七千人,步兵七千人,工役三千人,商贾两千人及其他。全城约有三万人。

  当日夜,两路后金兵开始围城。皇太极总结以往的教训,认为目前攻坚不是后金的长处,应该围而不攻,迫使城内粮尽援绝而投降。

  他的作战方针是“围点打援”,指示道:“攻城恐士卒被伤,不若掘壕筑墙以困之。彼兵若出,我则与战;外援若至。我则迎击。”皇太极用重兵铁桶般地包围了大凌河城。据《皇朝开国方略》记载,其兵力部署如下:

  固山额真楞额里率正黄旗兵围北面之西侧,固山额真、额驸达尔汉率镶黄旗兵围北面之东侧,贝勒阿巴泰率护军居后策应:固山额真、觉罗色勒率正蓝旗兵围正南面。贝勒莽古尔泰、德格类率护军在后策应固山额真宗室芬古率镶蓝旗兵围南面之西侧,见勒济尔哈朗率护军在后策应;蒙古固山额真武纳格率左翼蒙古兵围南面之东侧;固山额真喀克笃礼率正白旗兵围东面之北侧,贝勒多铎率护军在后策应;固山额真伊尔登率镶白旗兵围东面之东侧,贝勒多尔衮率护军居后策应:固山额真额驸和硕图率正红旗兵围西面之北侧,贝勒代善率护军居后策应;蒙古贝勒鄂本岱率右翼蒙古兵围正西面,固山额真叶臣率镶红旗兵围西面之南侧,贝勒岳托率护军居后策应。

  城四周部署主攻与策应,实际上等于安置了两层包围圈。而蒙古兵为机动,居间调整。

  红衣大炮是当时杀伤力最大的武器。这次后金军掌握了相当数量的大炮。这就大大提高了后金军的战斗力,初步改变了过去被动挨打的局面。从这年开始,后金在额驸佟养性的指挥下,已经能独立制造大炮。加上从明兵手中夺取来的,投降带过来的,已经具有相当数量的大炮。为此,太宗在各旗成立一个炮兵营,各营配备红衣炮和大将军炮计四十门。这次围大凌河城,皇太极首次携带大炮。命令额驸佟养性率领汉军炮兵营,在通往锦州的大道上驻扎,堵截明朝援兵。

  以上各旗绕城及侧重西面防明锦州援兵,共托营盘四十五座,周围绵延五十里,他们各在自己的防区环城挖掘大小四道壕堑:一道深宽各丈许,一道环前道壕再挖一条宽五尺、深七尺半尺的壕沟,铺秫秸,盖浮土。据此壕五丈远的地方筑墙,高丈余,墙上加垛口,远看如一道城墙。各旗还在自己营地周围挖掘一道拦马小壕,深宽各五尺。

  皇太极发布命令:各固守阵地,勿纵敌出。皇太极亲自登上城南山冈,观察敌方动静。

  因城内粮食、柴薪奇缺,亦有出城收禾者、樵采者也被擒获。也有少量军民投降的皆妥善接纳。同时“系书于矢”射入城内劝降。城内守军,坚不投降。八月十二日,总兵官佟养性用红衣大炮轰击城西南角的一个守台,射穿雉堞,击毙一人,守台兵惊惧,就投降了。

  整个八月,双方都是小规模接触。明军探明,要想突围是没有可能的,只好等待援兵。

  被后金军击败,斩百余人,获三杆大旗;第二次,明朝锦州二副将、十游击率兵六千人来援,被阿济格打败。

  九月派了两次援兵。第一次,九月十六日,明军七千人自锦州来援,皇太极“遂擐甲渡河,直冲敌阵”,明军七千人“悉溃遁”;第二次,九月二十四日,明太仆寺卿监军张春与总兵吴襄等,率大兵四万余,浩浩荡荡来援。明军将帅齐整,队伍森严,大有来头。皇太极告诫部下;“敌壁垒严整,不宜轻战。”二十七日,明军起程,趋大凌河城十五里。皇太极率兵两万往击,双方交战。经过激战,明军还是败了,张春等三十三员军官被俘。

  “城中困惫已甚,所存谷穗半堆,约计不过百石。原马七千,倒毙仅余二百,堪乘者止七十。工役死者过半,其存者,以马肉为食。柴薪已绝,劈马鞍为炊。”此时,皇太极加紧劝降活动。政治的和军事的双管齐下。

  早在八月初七日,皇太极即致书祖大寿曰:“尔大国岂无智慧之士?当权时度势,乃执胶柱鼓瑟之见,可乎?”祖大寿不予理睬。

  八月十八日,皇太极二次致书祖大寿曰:“朕之所以望将军者。因朕岂自东陲,但知军旅之事。至养民驭兵之道,山川地势之险夷,实多未谙。倘得倾心从朕,战争之事,朕自认之。运筹决胜,惟将军指示。盖休戚与共,富贵同享,朕之素愿。今闻城内士马亡毙殆尽,甚为可惜。惟将军熟思而独断之,勿惑众言。”祖大寿不为所动。

  十月初七日,命阵获锦州的二十三名文武官员,各自书写一封劝降信,由千总姜桂斋携往大凌河城。祖大寿率众官出城来见。姜桂斋告之援兵三万都败回了,劝他归顺后金。祖大寿顽强地说:“尔不必再来,我宁死于此城,不降也。”十月初九日,皇太极第三次致书祖大寿曰:“今大凌河孤城被困,朕非不能攻取,不能久驻。但思山海关以东智勇之士。尽在此城。或者荷天眷佑,俾众将军助朕乎?若杀尔等何益?何如与将军共图大业?”史载:“城中粮绝,夫役商贾悉饥死。现存者,人相食。马匹仆毙殆尽,止余三十匹而已。”“大凌河城内,粮绝薪尽,军士饥甚,杀其修城夫役及商贾平民为食,析骸而炊。有执军士之赢弱者,杀而食之。”出现了人吃人的悲惨现象。

  这时,皇太极没有停止攻击。派佟养性等携红衣大将军炮六门、将军炮五十四门,往攻鱼子嶂台。这个台子,“峙立边界,垣墙甚固”。佟养性连发大炮三天,击毁台垛,炸死五十七人,其余皆降。最坚固的鱼子嶂台攻下,其余各台守兵闻风,都逃跑了。

  祖大寿欲要突围,但防守严密,一个人也跑不了。外面的援军,也被后金军打败。“在城诸将,力竭计穷”。

  十月二十三日,皇太极致书城内军民曰:“夫既降我,即为我之臣民,何忍加以诛戮?况诱杀已降,岂不畏天耶?官员降者,子孙世袭罔替;小民杀官吏来归者,量功授职……”

  此时,祖大寿才决心投降。二十五日,祖大寿派他的义子祖可法到后金营中为人质。一见面,祖可法欲拜,济尔哈朗、岳托都起立,扶住祖可法,不让他下拜,真诚地说道:“我们前此对垒是仇敌,现在已讲和,都是兄弟。何必拜?”遂行满族最高的礼节抱见礼。他们不解地询问祖可法:“你们死守空城是何意?”祖可法据实答道:“辽东永平军民既降,还遭杀害。因此人皆畏缩。”岳托说道:“杀辽东民是太祖时的事,我们也不胜追悔。杀永平兵民是二贝勒阿敏干的,已受到处分。这些事与今汗无涉,现国汗敦行礼义,抚养黎民,爱惜士卒,想你们是知道的。”经过信使往来谈判,解除了祖氏父子和诸将的疑虑,有关投降事都已谈妥,只有副将何可刚反对投降。

  二十八日,祖大寿命将其逮捕,让两名士兵把他架出城外,当着后金诸将的面斩首,何可刚“颜色不变,不出一言,含笑而死”。然后,祖大寿派四员副将、二员游击到后金营,代表他和副将刘天禄、张存仁等三十九名将官,与皇太极及诸贝勒举行盟誓。

  当晚,祖大寿亲自到皇太极御营见面。皇太极特别高兴,派诸贝勒出迎一里。皇太极则出御幄外迎接,不让祖大寿跪见。而行抱见礼,还让他先入幄,他不敢,谦让后,皇太极和他并肩入幄,极示尊敬之意。

  御幄内盛宴摆开,欢迎贵宾。皇太极热情地亲自捧金卮给祖大寿斟酒,祖大寿请皇太极先饮,皇太极请大贝勒代善替饮。然后,祖大寿又借国汗的酒,回敬皇太极。皇太极饮毕,赏赐给祖大寿御用的黑狐帽、貂裘、缎靴、雕鞍、白马等宝物,祖大寿至为感动。以妻子尚在锦州,祖大寿请求允许他回去设计智取锦州。皇太极当即同意。十一月初一日晚,祖大寿率所属三百五十人,渡小凌河,徒步去锦州,大凌河城方面故意炮声不绝,作交战及追赶的姿态。守锦州的巡抚丘禾嘉与宋襄、中官李明臣、高起潜闻炮声,发兵支援,半路上正与祖大寿相遇。祖大寿假称突围逃还,丘禾嘉信以为真。但祖大寿一去不复返,其子侄都留质于后金,也在所不顾了。十年后,锦州战役时他才真投降。

  祖大寿走后,后金兵开进大凌河城。原先全城兵民三万多人,“战死饿死者几半”,只存一万一千六百八十二人,马只剩三百一十二匹。

  十二月初九日,皇太极下令班师。八旗将士满载战利品凯旋沈阳。撤军前。后金军摧毁了大凌河城墙。这次围困达三个多月,获得了完全的成功。此役消灭了明在关外的精锐,歼灭了明朝的有生力量。同时,皇太极耐心地招降了刘天禄、张存仁等三十九员明将。他为得到一批人才而感到心满意足。

  这次战役,皇太极的招降政策深入人心。这变成了皇太极的一笔巨大的精神财富。这把政治的利剑,与另一把军事的战刀,成为了皇太极开疆扩土的有力武器。从此,他加大了征讨的步伐。

http://ugottagogreen.com/dalinghe/118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